Mevius.

【喻叶】行人

江苏高考题 语言

0分作文:






他们坐在塞纳河边上卖咖啡跟汉堡的露天餐厅里。几桌共用的遮阳伞对于夏天旺盛的阳光毫无妨碍,叶修缩在颜色淡淡的阴影中很快就蔫掉了。

“文州,好歹找一家室内的,吹吹空调……”

“嗯,一会就去。”喻文州看着对面的人露出微笑,并示意他看仅仅隔着一段栏杆的河水。“你不觉得在河边喝咖啡的感觉很好吗?”

叶修将自己的咖啡推过去,“没有胃口。”然后让店员给他来一杯冰可乐。

他用右手撑住腮帮,角度大的几乎是趴在桌上,懒懒地扫了眼别桌正在阳光下戴着墨镜看书的客人,他们显得悠然自得。

“要吃点什么吗?冰淇淋或者水果沙拉之类的?”

“柚子,柚子有吗,总之要酸的,一点甜的都不要……”

喻文州翻看了菜单,“唔,好像没有呢。”叶修哀怨地哼唧了几声,彻底瘫在了桌上。

他们静静地坐了一会,风带着一种清新的树木和河水的味道,喻文州兴趣昂然地看着河上时不时飘过的一船观光客。

“叶修你看,那个人表情是不是很尴尬?”

“嗯?”他没有变动姿势只是移动了眼睛。“那个?像是不想来坐船硬被拉上来的。”

“嗯,像是说这船上的人都疯了才一致那么兴奋。”

叶修用微眯着的带了点重量的眼神望向对面,心里暗暗道:“就像我俩。”

但是文州似乎很喜欢这样,类似在河边看书这种网红活动。一起生活了近二十年,虽说平时都是朝九晚七的工作,晚上累得没心思约会调情,周末几乎要躺在床上一天,过着这样单调没有变化的日子,文州这样的愿望他还是能够发现的。就比如他们的书房有着盆栽和很大的窗户,巨大的书架占据了两面墙,形状复古的高级咖啡机和放着古典乐曲的隐藏在墙壁内侧的音响。虽然这样的地方他们用来看书还没有做那种事情的多……

再做几年也快退休了,他们才利用年假去欧洲旅游。他微微叹了口气,拿起可乐吸了一大口。一边被冰和气搞得喉咙难受,一边想可乐这东西真是哪里味道都一样……对面的人则用优雅的动作慢条斯理地喝着两杯咖啡。

话说回来还好文州的愿景只有坐在河边看船,没有坐船这一项。

等喻文州终于喝完了两杯咖啡,看够了河,他们乘坐法国独有的造型可爱的红色巴士前往里昂。

牵着手在人烟稀少的旧城区散步,时不时遇到隐藏的小店,卖着稀奇古怪的东西,好像魔法用品商店一样。因为独特的装潢艺术被勾起了兴趣的叶修,忍不住进了一家又一家店想搞清楚到底卖了什么,糟糕的是,有一家看起来像卖各种陶器的店实际上是卖SM道具的,于是他偷偷脸红着(强作掩饰并不想被店主看出来)又无法制止喻文州仔细研究并大量购买商品……

他们信步往城市边缘处走,离农田越来越近了。路过一片水果摊之后,他们一人捧着一个椰子喝起来,手里还提了几袋看起来很酸的水果。似乎是因为满足了叶修的要求而感到得意的喻文州向叶修的方向探出脸来,希望得到一个奖励的椰子味的亲吻。但叶修别过脸去手动忽视了他。

房子越来越稀疏,能看到宽广的红色农田在夕阳下看起来十分舒心。戴着草帽骑着牛赶鸭子的农人越走越近,活泼又热情地用法语和他们打招呼。

“对不起,我们是中国人。”文州用英语回答。

“你们当然是,一眼就可以看出来。”农人说完便哈哈大笑,仔细一看这人居然穿得十分时尚,至少跟喻文州不相上下,戴着的墨镜从品牌看也比叶修随便买的贵上几倍,皮肤并不是黝黑而是恰到好处,外国人最喜欢的什么古铜色?“对了,中国的小哥,要不帮我一个忙吧?”

喻叶两人疑惑地对望着,他们能帮上什么忙?

“你说说看。”

“来我家住一晚上吧。”

“今晚吗?我们有定了酒店的。”

那可是喻文州精心挑选的适合实践刚买的SM商品的高级酒店呢。

“你们来绝对不会后悔的。双层别墅哦可是。关键是什么哦,要是喜欢的话可以白送给你们。”

“白送?!”

“是啊,这地方以前我老妈住的,但是她老人家也上天堂去两年了,总不能一直空着。我平常从来不用那房子,如果喜欢的话一直住着也行。”

说着他打开智能手机翻起了照片,那是一个古老而又充满了法式艺术的二层楼房。有一个打理的十分好的院子,屋子里细节处摆着木质艺术品跟花束。

“像是天使爱美丽小时候住的那个房子一样。”喻叶交换了一下看法。

“大叔,白送没有必要,我们同意去住一晚试试。”

他们获得了一个地址,第二天接近傍晚的时候,两人坐着车到了那栋房子。

“虽然这么说,总觉得住在别人安排的房子里有点怪……”叶修不安道。“而且房租也没要。”

“我查了一下这房子的资料,还问了公安处,觉得这人没什么嫌疑。房租的话我们留在房子里吧,如果买的话就算在房价里。”

“喂,你不会真想买吧?”

“看看再说。”文州微笑。

似乎是昨天的大叔联系了人来打扫过了,屋子看起来东西多而不乱,古老而不染尘,待在里面让人十分心情愉悦。他们面对面坐在沙发上,沙发舒服得让人一瘫不起。这房子大概还会冬暖夏凉,在没有空调的情况下已经清凉舒适了,大概是院子里树的功效。文州试了试厨房,用刚刚在超市买的食材做了意大利面和炸鸡块,两人在树荫下的窗户边享用,这时月亮和星星出现在夜空。他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卧室的床较为狭窄,两个人侧躺着抱在一块入睡。

喻文州问他:“住在这里像是被人嫁接了一段截然不同的假想的自己的过去,如果不多想的话,就像是全新的生活一般。你不觉得吗?”

“……唔,我明白你意思。”叶修在喻文州看不见的地方斜睨了他一眼。因为他接下来要说什么,他完全都能猜到。

“我们也老大不小了,在这里过晚年怎么样?”

“饶了我吧,你也说是晚年,我只想在熟悉的地方,有空调,有wifi有游戏机的地方过。”

“可是中国那边人太多了,上街你都不和我手牵手的。”喻文州大概是困了,开始无理取闹。还恶意地吹他的耳朵。

“在哪里本质上不会有什么区别。”

“……”喻文州把脑袋贴在叶修脖子处蹭了蹭,好像偷偷地笑了。沉默了一会,他用快要进入睡眠的拖拖拉拉的声音说:“嗯,我也这么想。你能陪我体验一下就足够了……”

其实他在很久以前就设想过两个人变老的时候会怎么样。在他们刚刚确定了关系,还没有退役,没有在一个公寓里过着普通上班族的生活的时候,那一定是,两个人一起吃着早餐,对方看着公司发的资料,自己看着报纸关注荣耀的新闻,或许会聊一聊职务上的事情,或者战队发展的事情,或许什么也不讲。

看来自己的设想是正确的。要说这时候和从前有什么不同,大概也是人渐渐地有些细微的变化。

第二天叶修难得起的比文州早,便下楼做了早饭。简单的三明治和牛奶,橙汁。他们在庭院里吃了露天早餐。

“露天是个不科学的爱好。”叶修不忘对喻文州抱怨。

“今天还好,今天大部分时间会坐火车,”喻文州确认着写在本子上的行程规划,“不过明天可能会辛苦你一下。”

“什么?”

“意大利的一个教堂,要一步一步爬到顶的……”


end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