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vius.

今天的流水账

从上个周末开始的第一次出门。

原本是赶着上课,可是,因为又想吐又饿,又在札幌站转了半天找不到小吃街,只好跟着排餐队,又吃了一次纯豆腐。还是五种蔬菜纯豆腐辣度0最好吃了。因为我没去上课老师没和学长反应,迟到了他却说我。还因为吃完饭再过去就会迟到30分钟,然后我就在札幌站闲逛了。

上次出门就是上星期六看电影,所以想着干什么想到看电影还觉得怎么又看。不过看电影开心嘛。买了票,逛了鞋子,喝了星巴克。来日本之后我比从前还喜欢喝星巴克,毕竟在日本真的算很便宜一大杯qwq。一边喝一边看外面时大时小的雪,在日本女生的笑声中和赵语音。

成功买到冬用靴子出去试水,发现真的很防滑了,突然无所畏惧。毕竟穿着普通靴子顶没有安全感的。无所畏惧于是就很开心,伞带了一路也没想打,感觉自在得多。在公交车站等车也排了一条队,我站在后面,掀起一点帽子往上看,源源不断的小雪花在路灯下sarasara地往下落。

好开心。只是看着雪花落下来就,有种奇怪的心情涌上来。再大一点吧,小雪花。这样期待着。

sarasara往下落的雪,有点慢速度。排在前面的人的头上,围巾上,衣服上,包包上,就慢慢地积了一层薄薄的雪。更前面一点的人的伞上,积雪的形状像是冰纹,有种犀利的感觉。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动,我好像慢慢明白了。伸出手来接雪的话,再也不用等很久才能落一片,手被一粒粒小小的雪片一点点地降温,我想,大地初迎白雪的时候大概就是这种感觉。

坐在车里也一直在看外面飘雪。雪真的越来越大了,连机动车道都慢慢地全白了。中央bus在雪上还能加速,就像札幌人还能在雪里夜跑一样令人敬佩。

然后我坐错了车……幸好站离得不远。那时候已经可以一路踩到嘎吱嘎吱的新雪了,我连帽子都不戴,差点在雪里蹦跶着回家。等进了大门没有人的时候,真的跑了起来……

总之就是一个我买了冬靴无所畏惧开始在雪里感到开心的事情……

因为让人感到“永久”和“静止”,虽然说不清是什么样的感情,又开心又想哭吧?

评论

热度(1)